蠢瓜病中,勿念

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
勿言一樽酒,明日难重持。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Queen Zero】然而这一章并没有凤练什么事……

【Chap.00】半身纹者


(上)

“对这个,上头什么话说?”

两条腿毫不客气搭上桌角,青年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手,指令锁在骨节分明的指上绕出半圈,落回掌心。

立体投射的光屏上旋转着时间骰子,权限窗口闪烁着“盗跖”两字,灰白的光印上使用人略高的颧骨在切平的鬓角下留下一片阴影,然而散漫随意的笑容上一双眸子紧盯着抱胸站在桌子对面的男人。

“这事交给那群人处理。”男人目光从他不客气对着自己的鞋尖挪开,面无表情,言简意赅。似乎对于事情发生感到羞耻,男人并不多想发表更多看法。

“半身纹?”盗跖懒洋洋动了动身子,甚至下滑得更多,几乎大半个身子遮挡在桌子后,陷在沙发椅里,“啧啧,听起来事情比指令上写的复杂得更多……所以,这次没有我们什么事?”

男人隼一样的目光瞬间攥住了他,严肃的脸上露出“怎么没有你的事”的表情:“你说呢?”

“好吧,好吧……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青年举起双手,指令锁抛回光屏界面,“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同样是出力,那些家伙和我拿一样的工资?”

“……”

离开政务室,盗跖很快见到了自己的搭档。

两个半身纹者。

“唔,这种时候,就特别羡慕这种设定犯规的家伙啊……”

收回望向远处的视线,青年悻悻然摸了摸鼻子,决定无视那两尊面无表情站在政务大厅通口、活像双煞门神的一黑一白两条人影。

还在工作时间,政务大厅来往的人不少,几乎所有经过的女性职员都在看着站在通口的两个青年,其中一人穿着紧身V领T恤,不避讳地露出了从胸口延伸到锁骨窝的流畅纹线,漆黑的纹线在光的照耀下晃动着如同金属表面的光泽,赤裸裸昭示了来者的身份。

“呃,墨鸦、白凤?”在脑海里搜刮一圈匆匆扫了一眼的资料记忆,盗跖走过到黑衣青年面前,晃了晃手。

两个半身纹者十分效率,一点客套话也懒得说,很快就张开光屏进行权限核查对接和移交。期间盗跖盯着自己的光屏走神。

他在休假中被紧急召回公务室,一只脚才跨进门加密指令就塞进了手。

政府研发了近三年的绝密项目成果“Queen”被窃取,这台据说可以连接人脑折射潜意识和情感并再构出意识世界的终端机又被称为“皇后之脑”,开发者曾用“运行程序仿佛如同皇后将她内心的欲望体现在她精心打造的花园上”来介绍自己的发明。

才研制出还在实验阶段的成果眨眼消失,政府高层的震怒是可想而知的。盗跖想起他目前的上司、那个留着可笑的两撇小胡子的男人面对应付上司和追捕窃贼的头疼表情就神清气爽。

据情报回收的反馈,是Queen的使用权限以及被人为恶意篡改并进入了运行模式。作为一个当初设计为封闭式终端的仪器,对几乎所有技术人员而言是上帝金手指的存在。

最不妙的是,窃取者带走Queen同时将Queen的创造者和大部分只有创造者拥有处理权限的资料一并带走。而窃取者本人连接了Queen用再构意识世界困住了创造者的意识。


(中)

……所以这次他们的任务是,破坏窃取者和Queen的连接,并成功救回发明者和取回遗失的资料。这意味,他们需要抛除肉身,单凭精神力进入Queen折射出的窃取者意识世界,若是连自己也被困进去或者受伤消亡,就再也回不去了。

啧……突然觉得他们这行的工险保障真是不靠谱——盗跖揉了揉头发回神,而墨鸦白凤似乎已经取得了权限,两人正面无表情地查看存放Queen的房间里保存下来的生物识别记录。

这两人都是外貌十分出色的人,似乎高颜值是半身纹者的标配,半身纹者作为占已知总人口数5%左右的种群,能力觉醒后多被政府收编入并登记名册。

当然并非所有半身纹者都登记在册,偶有漏网之鱼,为此政府开发出半身能力探测器,只要是已经觉醒了能力的半身纹,百分之七十多的几率能被检测出来。

这么想着,盗跖忍不住偷瞄一眼墨鸦露出的半身纹,在皮肤上闪烁金属光泽的纹线形似羽翼的骨尖,大概其半身纹具现化就是只鸟也不一定,毕竟目前发现的半身纹为植物的并不多,他心仪的医疗署女神端木蓉是其中一个。

想起冰雪女神秀丽的脸,盗跖便有些飘飘然,目光往滚动着半身纹者资料的光屏上一晃,又看到了一些信息。

被政府收编的半身纹者也多服务于政府机构或公共领域,半身纹者的半身能力不可转移,只随主体死亡而消失,且一种半身纹图案对应一种能力,而一种能力可变化为多种使用方式。不同半身纹者情况各异,半身能力觉醒有早有晚,历史上曾出现临死前一刻才觉醒能力的情况。而半身纹浮现在身体的部位也不尽相同。另外,拥有双重半身能力和不需将半身纹具现就能使用半身能力的人十分罕见。

……最后那句话真不是BUG吗……青年摸摸下巴,他是见过端木蓉使用半身能力的。

金属光泽的半身纹会爆发出强烈的光芒透过衣服包裹住半身纹者本人,半身纹者的形态便可具现为其半身纹图案,兽纹多为全体化,植物纹却不是。端木蓉的半身形象是指尖和掌心可以射出藤蔓一样的植物——作为医疗署顶尖的人才,攻击确实不是她的强项,而盗跖至今也没有亲眼目睹兽纹者的攻击状态,他本人也没兴致去查阅资料……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他会脑仁抽疼好几天的他用他那个小胡子上司的节操发誓!

“——盗跖?”

尾音微微上挑的男声打断他,盗跖蓦地抬眼,白凤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听说……你有一个还不错的绝技?”


(下)

——普通人和开了金手指的家伙比试,输了并不可耻!

望着青年走远的利落背影,盗跖哼了哼。

盗跖的小胡子上司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们。

穿着正式军装的男人英挺肃穆,藏在帽檐阴影里的狭长凤眸雪光如刃,戴着皮手套的手交握搭在桌上,相当严肃地坐在桌前看着他们走进门。

处于试验阶段的Queen并没有完善锁定,作为一个庞大的母体机自然有辅助用的子体机,而盗跖他们则是要用子体机嵌入母体机并在连接时效内进入窃取者的意识世界。

男人用光屏展示了他们即将需要使用的子体机后,目光缓缓从三人脸上扫过:“墨鸦是队长。”

“我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靠在门边沉默的俊美青年忽然开口,“无论是谁。”

“必要的时候,你依然需要团队的协助和配合。”

青年冷声拒绝:“不会有那一天。”

“哦?是吗?”男人嘴角微微弯起,露出个笑容——不多笑的人笑起来是个很不幸的征兆,看得边上的盗跖一顿毛骨悚然:

“白凤,你比我所听说的,更没有纪律。”

“呵,”白凤唇角一勾,“多谢夸奖。”

“如果没有别的话要说,”至始至终没有开口的墨鸦声音插入有些紧绷的气氛,“那就开始吧。”

他顿了顿,转过头看着盗跖,“这个人也要跟着来?”

“自然。他代表着政府。”

墨鸦迎上对方的视线,脸上没有表情,“无能的政府。”

盗跖真是欲哭无泪,躺着也中枪,果然还是外冷内热的端木蓉态度温柔点。

“不过,”墨鸦忽然又开口,“听说你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不用具现化也能使用半身能力的人?”

男人站起身,露出包裹着服帖军装的修长精干的腰身,撑在桌上的手不知摁了藏匿在哪里的按钮,房间开始小幅度摇晃,墙壁忽然落下金属防护层,整个房间像是某种机关开启运作的缓冲磨合,渐渐给人下坠感。

他们身处的房间被封闭起来,向不知名的地下深度缓缓降落。

“你想挑战我……”男人缓缓开口,“不如等这次任务完成,我可以考虑。”

墨鸦不再出声。房间外的动静归于平稳,男人率先踏出房门。

一只脚踏出自动应急门,冰冷刺骨的强流冲上了身体,盗跖忍不住抖了抖。

“你们的身体将要保存在这里。”男人的皮鞋在冰冷的地板上踏出清脆的响声,穿过苍白应急灯照耀着的长长隧道,把他们领到一片开口的地方,一台如同深海巨章的仪器,触脚打造成气囊仓。

“里面装的是液态氧。”

三个气囊仓显然是为他们准备,然而“章鱼”的触手不只三条。

墨鸦环视周围一圈后看了白凤一眼,首先接通了权限进入了其中一个气囊仓。

子体机由男人亲自操作,等三人都进入各自的气囊仓后,连接开始了。直到确认已经连接了意识的三人机能数据没有出现问题,盯着屏幕上数字滚动的男人忽然顿了顿,眼底暗光一晃沉到深处。

裹着皮手套的指轻轻一划,内部通讯光屏迅速接入了同僚的通讯:

“张良,你什么意思?”

视讯窗口里坐姿端正的蓝衬衫青年微微一笑,“没什么,我只是想尽快解决这次的事情而已。”

男人冷哼一声,显然不相信:“你最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呵,章将军放心,我自有分寸。”


评论
热度(8)

© 蠢瓜病中,勿念 | Powered by LOFTER